本文摘要:在0103010中,“坚决军民结合,对人民有军队,大力合作,自主创新,适应环境国防建设和市场经济拒绝的新国防科技工业体制和“发展军民两用技术”成为“十五”期间我国国防科技工业改革党的十六大报告明确提出:“深化国防科技工业体制改革,坚决为人民部署军队,建立健全竞争、评价、监督和激励机制,加强自主创新能力,缓解国防科技和武器装备的发展。”

军民结合

从1999年开始,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组每年发售《中国科技发展研究报告》。每年的报告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为“中国科技发展体育节目与未来发展”,已经分析了过去一年中国科技发展的重点、热点事件,第二部分为指定的主题报告。过去五年指定的主题报告依次是《国家创意系统》、《科技全球化及中国面对的挑战》、《中国技术横跨战略研究》、《中国生产与科技创新》、《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科技发展战略问题研究》、《中国科技发展研究报告(2004—2005)》和《军民融合与国家创意体系建设》。《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个五年计划纲要》确认的主题报告是0103010。

本文简要说明了该主题报告的基本框架结构和主要观点。一、基本构想:从“军民结合”到“军民结合”国内最初明确提出的“军民结合”概念可追溯到20世纪50年代,“军民结合、平战结合”战略思想发端于毛泽东。1978年,邓小平明确提出国防科技工业需要“军民结合”。

在0103010中,“坚决军民结合,对人民有军队,大力合作,自主创新,适应环境国防建设和市场经济拒绝的新国防科技工业体制和“发展军民两用技术”成为“十五”期间我国国防科技工业改革党的十六大报告明确提出:“深化国防科技工业体制改革,坚决为人民部署军队,建立健全竞争、评价、监督和激励机制,加强自主创新能力,缓解国防科技和武器装备的发展。” “军民结合”是我国改革开放以来国防科技工业改革与发展的总方针,最初是指国防工业与民间工业的融合,后来发展成国防科学技术与民间科学技术的融合。这种排斥是1978年以来继承的,与20年来我国经济体制的改革特征和我国科学技术发展规律一致。

我们指出“军民融合”的内涵主要包括发展军民两用技术,构建军民两用技术的商业化和产业化。加强军民双向技术在国防织造全过程中在军民一体化的部门管理水平上推进军民一体化的产业链分工水平上推进军民一体化等。本主题报告所指的“军民融合”,是“军民结合”向更高层次、更大范围、更深层次的发展,是构建“向人民提供军队”目标过程的最重要历史阶段的标志。

与“军民结合”的拒绝相比,特别强调国防创造体系和民间创造体系的有机融合,进一步提高关于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的拒绝改革,特别强调适应环境的我国下一个经济体制、政治体制改革南北以及世界科学技术的发展趋势。建立军民融合的国家创造体系,是“军民结合,寓军于民”方针在国家创造体系建设中的反映和保持。建设军民融合的国家创造体系是目前及到2020年国家创造体系建设的战略重点。

我们必须以系统的、非线性的、历史的观念实地考察我国的国家创造系统,在国家创造系统的框架下分析国防创造系统和民间创造系统的关系。国家创造系统是各国历史发展的产物。世界上不存在国家创造系统的拟合模型。

仅仅用一个模型分析国防创造系统和民间创造系统的关系是过剩的。综合国内外相关研究,我们明确提出了五种不同的模式和示意图,从不同的角度解读和分析了军民融合的国家创造体系。我们特别强调的核心理念是防止构成军用、民生两个分离的工业基础和科学技术基础,另外通过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的调整,在程度上增进军事和民间工业基础的一体化,增进科学和技术基础的一体化。同时,尽量利用经济全球化和科学技术全球化获得的机会,提供中国现代化建设所需的科学技术科学知识、工业生产技术。

政策设计的出发点是国家高度、统一关怀、资源配备、一个投入取得“两个产量”,同时提高国家安全性和国家经济社会发展两方面的业绩。我国国防创造体系和民间创造体系面临的国际研究和发展环境相当不同。美国和欧盟是世界上国防研究和发展水平最低的地区,也是大部分国防科技创新的来源。但是,这些对我国军事装备及其技术的出口进行了严格的控制。

自主创新仍然是我国国防创造系统最核心的本质拒绝。我国国防创造系统必须具备的特征是保持科学技术的自主创新能力。保持先进设备的持续事前研究水平和型号的研发能力。在和平时期,维持有效和受限的军事装备的生产能力。

维护应对环境危机状况和战时必不可少的弹药、备件和其他物品。保持完美动员的民间科研生产能力和缓慢的平战切换能力。建立获得军事装备维修确保能力的军事技术和民间先进设备技术的相互促进、协调发展。增进军民两用技术的商业化和产业化。

二、从军民结合的角度实地考察中国国家创造体系的发展历程和经验教训从军民结合的角度出发,可以将新中国国家创造体系建设的过程分为三个时期:国防建设为重点时期(1949—1977年),国家科技体制改革赶上,大上述各时期我国国家创造系统的特征和国防创造系统在国家创造系统中的地位不同。以国防建设为重点的时期(1949—1977年),即新中国正式成立到改革开放的历史时期,可以说是“计划经济体制下军民分离的高度集中管理时期”。

本世纪末我国政府和理论界都没有拒绝“国家创造系统”,但为了历史上实地调查问题,我们不可避免地将本世纪末解释为“国家创造系统的创立时期”。本世纪末,中国国家创造体系的引人注目特征是,以国防建设为重点,国家创造体系在极其脆弱的基础上发展到一定规模,在构建国家目标方面取得卓越的业绩。

政府实施高度的计划调整和集中管理。创造系统的一部分要素不足,几乎不存在确切意义上的中介组织。大学、企业和科研院所处于被动比较拥堵的状态,而且价值倾向单一,不道德规则完整。

国防创造系统和民生创造系统基本处于分离的状态。本世纪末的国家创造系统是我国经济和社会发展混乱、与外部世界基本隔绝的“封闭型超稳定结构型”系统。本世纪末,国防创造系统在国家创造系统中占有资源配置上的优势。

政府部门是制定军事装备研发生产的权力机构,也是国防科学技术和军事装备计划要求实施的组织者、确保者。代表国是军事装备的投资者,也是军事装备研发生产的监督、管理和仲裁机构。

政府部门一边行使行政职权,一边兼任从宏观到微观的多重经济功能。国防科研生产单位只是政府部门的行政附属品。在“全国一局”式的统一安排、分工责任机制下,我国国防科技工业取得了巨大成就。

国防科技工业门类从无到有,并基本发展到完善,“二弹一星”的研究开发取得了历史性成果,常规武器构建了从模仿苏制装备到自行开发的跨越发展。但是,由于国防科研生产机构多年来被动地遵循单一的指令性计划,该体制的弊病正在凸显。国防科研生产部门的“手脚”受到束缚,“等待、依赖、需要”的思想非常严重。

随着“***”的结束和军需产业规模的缩小,国防创造体系的改革成为历史的必然。“军转民”时期(1978—1991年),即我国全面实施“科学技术兴国”、科学技术强军战略之前的历史时期。直到这个阶段的后期,“国家创造系统”理论才开始引入中国,政府开始把建设国家创造系统作为科技体制的改革目标。

本世纪末我国国家创造系统引人注目的特征是国家创造系统在经历了“***”重创的基础上开始完全恢复。政府开始开放对科研机构的集中管理,政策供给集中在经费制度、技术市场、的组织机构和人事管理等改革上,但计划管制力度依然相当大。创造系统的基本要素逐渐变得原始,中介组织开始经常出现。大学、企业、科学研究院处于调整改革中,在国家创造体系中的定位还在探索中。

从国防创造系统历史发展的脉络来看,本世纪末国防创造系统在国家创造系统中的优势开始定位于民间系统。国防创造系统逐渐引进市场手段,军事装备科研生产从过去的单一指令性计划管理变更为指令性计划下的合同制管理,其本质是计划与市场相结合,计划较多的机制。

有些军事装备开始全面推进招标。但是市场机制在本世纪末受到限制,是间接的,合同是计划的附属品,没有现代经济合同的性质。政府部门是军事装备的军队管理部门,是国防科研生产单位的行政主管部门,也负责明确军事装备项目的研发生产单位的管理。

系统

总的来看,本世纪末国防创造体系的改革比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改革晚,而且改革的任务必须延期到下一个历史阶段。全面推进军民融合国家创造体系建设时期(1992年以来),以邓小平1992年巡回南方演说为指标。本世纪末,我国进入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新阶段。

“科教兴国”成为基本国策,“国家创造系统”理论开始引入中国,科技成果产业化大幅度加快。政府通过更灵活地综合运用宏观调控和市场手段,加强研究型大学建设,增进科研机构自负盈亏,提高企业技术创新能力,提高国家整体自主创新能力。

开始把“军民结合,寓军于民”的国家创造体系作为科技体制改革的目标。本世纪末,我国国防建设与经济建设的关系不断调整,更加强调两者之间的相互促进、协调发展,在经济发展的基础上继续加强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

本世纪末,国防科技工业和武器装备管理体制再次发生了30年来最根本的调整,国防科研生产管理机构也再次发生了根本的转变。实行“军民结合,寓军于民”的战略方针,对我国国防创造体系的建设、国家创造体系的完善,具有根本而深远的影响意义。这意味着中国的国防创造系统需要革命性的变化。

军民结合

也就是说,从维持军事科学研究生产的“大摊位”,到完全突破原来的军事体制制约,从国家计划指导到市场机制,发生了很多变化。但是,迄今为止,我国国家创造体系建设的一些深层次问题还没有解决,制约科技创新的体制机构障碍还不显着。我国还没有建立适合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科学技术体制。

国家宏观科学技术管理体制还没有讲道理,军、民科学技术部门有权独立国家明确提出国家科学技术计划,部门之间缺乏协商,很多科学技术资源被再利用。增进科技创新的政策协同机制没有一起建立。国家(军用民用)科学技术计划评价和监督机制还不完善。政府的管理职能没有再次发生根本变化,科学研究院的管理体制问题没有得到彻底解决,国防科学研究院的体制改革缓慢。

在市场化改革中,基础类、公益类科学研究院的科研活动受到了冲击。国防科技创新系统和民间科技创新系统分离的结构再次没有根本变化。

通过从宏观、中间视觉、微观层面分析国防创造体系和民间创造体系之间不存在的主要矛盾和问题,我们现在建设军民融合创造体系的主要障碍是现有军工体制的封闭性和垄断性,以其内部体制和机制产生这种问题的首先是“路径依赖”因素。我国的国家创造系统,特别是国防创造系统,是在模仿前苏联体制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其创新能力是在模仿海外武器装备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我们随着技术的模仿,在技术开发能力积累到一定程度后,开始培养基础研究能力,特别是原始的创新能力。

总的来说,我国在军事装备方面只是技术跟踪者,而不是军事装备的发明者。其次是制度因素,即政策环境因素。我国的国家创造系统,特别是国防创造系统,是根据计划经济制定的。

我们经历了会计经济向市场经济的根本变化.对国防创造系统来说,这个变化还没有完全完成. 即使在现在,计划经济的管理理念和手段依然在我国国防创造体系中发挥着主导作用。技术创新的理念确实没有实施,技术产品的商业化、产业化规模和程度依然不是军需企业的主要目标和业绩评价指标。第三,社会文化和思想观念也非常影响中国国家的创造体系,特别是国防创造系统的发展。儒家文化和军工文化中激进而不强大的方面,特别是商业风险投资、研发合作等创造文化不可或缺的精神,制约了创新能力的积累和提高。

从现在和将来的状况来看,我国科技体制的改革,如果是不能付出代价的军民分割的现状,依然是不充分不完全的改革。我们要高度理解专业从事关口国家和民族兴衰战略建设创新型国家的重要性,缓和军民融合的国家创造体系建设,尽快完全解决这些深层次的问题。三、中国军事技术和民间技术双向转移的现状:调查和分析我们从西北地区、长江三角洲、珠江三角洲、京津唐地区、东北地区、西南地区调查的第一手资料著手,分析这些地区的国防创造系统技术“闭塞”的状况和民间20世纪70年代末期以来,我国“军转民”经历了两次巨大的平稳。

综合来看,军工厂专门从事民品科研生产回顾了“鞍型”的道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对国际国内形势进行了20年士兵们的基本识别,要求国家实施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战略转移,拒绝在国防建设某一时期“痛苦”发展。国家裁军100万人,军品订单锐减,许多军需企业处于投产或半停产状态,人员、现场、设备大量闲置。

军需企业为了寻找决心,相继展开了大规模的“军转民”调整,各种民品项目正在争夺。最初,军需工厂开发生产民用物品是盲目的,基本上是“饿不择食”“去找大米下锅”,监视市场上的一般消费品,有什么好的? 什么好? 生产什么? 从锅葫芦勺子到自行车、缝纫机、电风扇,甚至协助农民支付麦子,军需企业什么都做。在当时人民生活水平不高的情况下,“军转民”生产的民间产品曾经活跃在无聊的多年短缺市场,获得了人民急需的生活消费品,减轻了军需企业因军品任务严重短缺而产生的困难。

20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国家整体经济形势的发展(同时民间工业水平大幅度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迅速提高,民间市场的需求水平大大提高。但是,大部分军需企业由于缺乏市场意识,产品更新换代和售后服务差,军需产业的技术优势也没有充分发挥,确实很少涉足市场。军需企业生产的非常部分民品开始畅销,供不应求,资金、能源、原材料不足,军需企业民品的研究开发陷入低谷。

直到20世纪90年代后期,在国家经济、科技体制调整形势的发展下,军需企业的思想观念也再次发生了根本转变,融合了“军转民”和现代企业制度的建立,开始开展“第二次创业”或“第二次革命”。开展产业和产品结构调整,民品发展开始进入国家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的轨道。军需企业由封闭型变为开放型,根据市场需求发展民品,大大提高了经济效益。

军需主导民品和优势民品迅速发展,在能源、交通、航天、航空、船舶、光电一体化、电子通信、核能、环境保护等领域开始取得小发展。

本文关键词:创造,发展,体系,国防,斗牛游戏

本文来源:斗牛游戏-www.immersivelook.com